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名退休工程师,今年83岁。半生坎坷,老福尚佳。无不良嗜好,亦不喜清闲。于近年尝登博客,一泄胸怀。给平淡生活,增添不少乐趣。

网易考拉推荐

传记  

2008-11-02 11:07:42|  分类: 传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 传

                       我家前三代,皆为读书人。避燹来建邺,祖籍或安徽。数世定居后,成为南京人。

                       既无一垄地,也无一间房。出身职员户,教养不算差。母亲是小教,父亲公务员。

                       排行我老大,三弟一妹儿。家境原中等,增口逐渐差。刚上小学校,抗战即爆发。

                       先是居乡下,翌年去后方。重庆小学续,江津初中完。高中家乡念,大学解放年。

                       国家急复建,学业三年结。分配去东北,无条件服从。中央扩机构,奉调进北京。

                       机遇厚爱我,工作更积极。性格率且燥,凡事爱较真。整风号角响,在职须参加。

                       被划为右派,在劫数难逃。兴凯湖教养,改好再回来。从此漫漫路,未离开农田。

                       保留公职事,能向谁去提。事业无着落,孑然一身仍。凑合组家室,继养四幼童。

                       小平主政后,冤错案酌清。等到我改正,离岗廿一年。工作小县市,尽力付辛劳。

                       儿女有家业,我已到退休。总算老来福,物质上无忧。晚辈多孝顺,媳妇不大投。

                       烦恼和尴尬,不免或有时。相信善有报,不为后事愁。社会公道在,自会有口碑。

                       退休无闲事,种花还养鱼。看书又读报,时常网上游。充电知识长,健脑也健身。

                       回想我今世,也算未白来。用脑会劳动,书生亦农工。专业是土建,职称为副高。

                       家庭尚和睦,子孙已满堂。遭受过白眼,亦曾被人尊。欢悦与悲痛,历历皆遍尝。

                       今年七十九,生于庚午秋。脾气虽不好,从未整过人。零捌年玖月,暂作一小结。

 

                                                                     念刘妈(打油诗)

                         生我养我的是妈, 疼我爱我还有她。 既是我家好保姆, 又是我亲爱干妈。

                         我三岁时她廿六, 处处卫护爱有加。 柴米油盐酱醋茶, 她就当了半个家!

                         勤勤恳恳精打算, 照顾我们如一家。 相处生活十五载, 怎能教我不想她?

                         离开我家已多载, 彼此感情仍不差。 我受冤屈被教养, 经常挂念的有她。                        

                         自己省吃又俭用, 换成粮票供我花。 困难时期人自危, 她的关心真到家!

                         虽然我极想回报, 无奈当时条件差。 等到境遇稍好转, 不时跋涉去看她。

                         每次欲有所酬谢, 坚辞拒收我没辙。 待我退休空闲了, 几番打听我干妈。

                          她已驾鹤西游去, 我会永远怀念她。 只是未能养她老, 使我心中存疙瘩。

                                                                    年结(续小传)

             咱零玖,未虚遣。每日里,少暇闲。早晨起,必锻炼。也外出,走几圈。保健康,第一件。听广播,

            少中断。国内外,大事端,好印象,记心田。看报刊,未停间。评时政,引同感。常上网,成习惯。

            开博客,胸襟展。申圈子,俩进槛。圈子邀,有仨参。养花草,又一件。春日暖,适繁衍。夏日炎,

            水肥添。秋天爽,宜修剪。冬天到,保暖先。水池里,鱼儿转,睡莲伴,增赏观。间或地,家务管。

            遇物损,动手干。各工具,还算全。时不时,与友谈。彼此间,交流欢。身既健,心又寛。人生乐,

            不嫌晚。老有养,复何患?

                                                                 怀念母亲

  母亲离开我们已十六个年头了,正如一首歌词所唱:“谁不爱自己的母亲…..”我也深深地爱着我的妈妈。她虽是个极为平凡的普通女性,但在我的眼中,她具备了女性的一切善良品格:年轻时她是淑女(我外公家是书香门第),有着良好的教养,待人接物极有礼貌;结婚后成为父亲的贤妻,好内助,家务井井有条,好像从未与爸爸红过脸;之后成为我们的良母,对我们教育也很严,但从不打骂;在工作上,她总是勤勤恳恳,是合格的小学教师,诲人不倦,曾多次受过奖。她性格温和,我未曾见过她对人发过脾气,对待下人(早年父母都工作曾雇过保姆)极为和蔼,从不颐指气使。

  抗战以前,她过了一段平静而安逸的生活,(例如我与二弟均为奶妈哺乳,其时父母都是小学教师)父亲后来从政,在国民党党部做职员(解放后成为“历史反革命”)。抗战不久,他随“政府”内迁,我们避居扬州乡间。妈妈和姑妈各自带着三个孩子,苦撑苦熬了几个月,才由父亲在徐州沦陷以前,冒着极大危险,绕道把两房眷属接到武汉。数月后我家又随“政府”西迁重庆,家庭增“口”(我有四弟妹),物价飞涨,孩子上学,生活日见紧巴起来。没有了保姆,母亲也学得下厨房,做家务,学会飞针走线,为我们缝补了。记得1946年,我们回到南京,没有房子住,只得挤住在舅舅家的厢房里,没有电灯,她白天教书,做饭洗衣样样来,晚上还挨个检出我们的破衣烂袜,在油灯下缝补。有时我一觉醒来,油灯尚未熄呢!我的父亲只管上班,从不插手家务事,有空打打麻将。他脾气急躁,常见他和妈妈争吵,母亲总不反驳,不对吵,只在事后与之和言细语地做些解释而已,所以他俩感情一直很好。她对待子女也严格要求,但言语温和。我们只怕爸爸不怕她,常常做错了事还要和她顶嘴,妈妈兀自暗地流泪,要我们好好想想自己做的对不对?我们见状也就“老实”起来。

  更艰难的时日是南京解放初期,父亲被劳改,一家七口的生计,全落在妈妈一人肩上。那时我刚考上大学,弟妹也都在上中小学,一个小教的收入,如何能支撑下去?我申请了助学金,两个弟弟相继参了军,这才减轻些她的担子。待到父亲“保外就医”,我们大都工作了,她的思想和生活上的压力逐步减缓,日子也好过一些。偏偏我又被打成“极右派”,送边疆“劳教”。不但给她精神上再一次受创,我也无法再在经济上接济家庭了,这又使她重新陷入身心两难的逆境中,处处低人一头!——记得1949年我考上南大,录取名单登在南京新华日报上时,她的同事们竞相向她祝贺,她是多么的快慰与自豪啊!这是我平生给她的最大的一次安慰。

  “文革”中期,我们这批“留场”老右,被从农场遣返原籍,随即将父母(均为无劳动力的老人)与我(当时我仍是单身)一起作为城市“垃圾”“扫”(下放)到苏北乡下去。那时她早已退休,却被我“带”到农村去受苦。翌年,父亲去世。(村里一开批斗会,就将他拉去“陪绑”,打“死老虎”)母子二人在沭阳苦熬一年,先后迁到二弟下放地泗阳去,相互有个照应。这都是因我而遭罪,她却从未这责怪过我,而是关爱有加,为我单身一人今后的生活发愁。“文革”结束,我得到“改正”后,在异地成了家,虽无亲生子女,竟也对她是一个很大的安慰,不用再叨念“老大怎么办”了。婚后我妻(村妇)看见我的旧被面补丁摞补丁(这是下放农村后的“杰作”),也惊叹道:“你妈妈真辛苦,你们的日子真不好过啊!”

我在安徽天长重新工作,每逢我有“大事”(如结婚,过整生日,迁住新居等),她不顾耄耋高龄,多次前来看我。看到我的境况日好一日,总是很开心,我每每留妈妈多住几日,但她眷恋故土(她在小弟家住惯了),不肯久留。正是她心中已无牵挂,方得以颐养天年,89岁高寿才离开我们。(父亲与她同龄,仅活到67岁)母亲的美德,非我这拙笔能表达其万一,(正因如此,虽早想动笔,却迟至今日才动手)但我坚信妈妈就是我心中最优秀的女性!——我最亲爱的人。

  回想今生,我欠母亲的太多太多,我给她的回报太少太少,这是我终生无法弥补的最大遗憾。直到她去世(1994年),并未过得几多好生活。如今我们生活改善了,想厚报我妈却已不可能,怎不教我一想起她来,不免要责怪自己的不孝呢!

 

 

 

 

 

 

 

 

 

 

 

 

 

 

 

 

 

 

   

                                                                      

 

 

 

 

 

 

 

 

 

 

 

 

 

 

 

习作之六(传记) - 老骥 - 老骥的博客

习作之六(传记) - 老骥 - 老骥的博客

习作之六(传记) - 老骥 - 老骥的博客

 

 

 

 

习作之六(传记) - 老骥 - 老骥的博客

习作之六(传记) - 老骥 - 老骥的博客

习作之六(传记) - 老骥 - 老骥的博客

习作之六(传记) - 老骥 - 老骥的博客

习作之六(传记) - 老骥 - 老骥的博客

习作之六(传记) - 老骥 - 老骥的博客

习作之六(传记) - 老骥 - 老骥的博客

习作之六(传记) - 老骥 - 老骥的博客

习作之六(传记) - 老骥 - 老骥的博客

习作之六(传记) - 老骥 - 老骥的博客

习作之六(传记) - 老骥 - 老骥的博客

 

简单功能  |  预览

习作之六(传记) - 老骥 - 老骥的博客

习作之六(传记) - 老骥 - 老骥的博客

习作之六(传记) - 老骥 - 老骥的博客

习作之六(传记) - 老骥 - 老骥的博客

习作之六(传记) - 老骥 - 老骥的博客

习作之六(传记) - 老骥 - 老骥的博客

习作之六(传记) - 老骥 - 老骥的博客

习作之六(传记) - 老骥 - 老骥的博客

习作之六(传记) - 老骥 - 老骥的博客

习作之六(传记) - 老骥 - 老骥的博客

习作之六(传记) - 老骥 - 老骥的博客

习作之六(传记) - 老骥 - 老骥的博客

习作之六(传记) - 老骥 - 老骥的博客

习作之六(传记) - 老骥 - 老骥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26)|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