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名退休工程师,今年83岁。半生坎坷,老福尚佳。无不良嗜好,亦不喜清闲。于近年尝登博客,一泄胸怀。给平淡生活,增添不少乐趣。

网易考拉推荐

记忆碎片之一——我当上了“反党小集团”的头头  

2011-08-15 15:20: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57年我在北京有色冶金设计总院工作,刚晋升工程师不久,感到国家和个人前途美好,一心积极向上。那年春天,党发起党内整风运动,我们一遍又一遍地聆听伟大领袖关于整风运动的动员讲话。那真是激动人心啊!什么“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啦;帮党整风就是爱党啦;还说即便言辞激烈一些,甚至上街游行,也是促进党改进工作作风的一种手段啦等等(并未提什么“六项标准”,那是成书后加的)。我哪知道这是一个“阳谋”呢!本来由于自己出身不好,不愿参与“政治”的顾虑打消了,便自觉参加了单位的整风学习。一次讨论会,科里另一分组会上,同事孟某发言说,他的父亲被镇压是受冤屈的,被该组党员当场拍桌制止。我听到此事后甚为不平,认为这不符合“言者无罪”精神,便草拟了一张名为“我的不平”的大字报,内容由此事联系到科内的不民主;科长的外行领导及家长作风;并赞同费孝通先生的“知识分子的春天”的观点。当晚我请室友黄某(工程师、土建科团支部宣传委员)为我把关,他看后大加赞赏,又加了一些他的意见,主动为我抄写,两人共同签名,题名改为“我们的不平”。抄写当时有几人观望,何某(工程师,家住清华园,经常将那边大鸣大放的消息带给室友)也要求签名,次日以三人名义合写的大字报便张贴出去了。此时我与黄某又同时声明退出学习,逍遥了几天。不久院里便规定在职的都必须参加,我们不得不再参加学习。此时“引蛇出洞”开始,专找出身不好爱提意见的工程师们开小会,启发大家多提“反面”意见(收集“罪证”),显得领导特别虚心。6月下旬我还单独出差武汉,参观学习长江大桥管柱基础的苏联先进施工技术。7月初,我回到院里,第二天,科内即贴出“与杨工程师辩论”的大字报。其后火力越来越猛,称谓由工程师而某某,而右派份子了。每天不是参加科内大会批判,就是小会批斗,直至全院大会批斗。问题越辩越多,我的大学同学梁某,专门小组成员(党员),将我大学“思想改造”运动中自我交代的思想问题“揭发”出来,说我一贯反动。一次小组批判会上被批急了,我冒出一句:“物必自腐而后虫生”来,意为自身没问题,何来意见提!这更激怒了领导,给日后定性为“极右”埋下了祸根。在批判我的分组会上,同乡同事褚某帮我说好话,为我开脱“罪行”,也被纳入“四人反党小集团”。这四人各有头衔:我是“主帅”;黄某是“急先锋”;何某是“军师”;褚某则是“帮凶”。对我的批斗一直延续到11月7日十月革命节前一日便停止了,听候处理。其后问题严重的人,被停止工作,在设计院里劳动——用三轮车拖运炉渣等赃物。我天真地以为这种劳动惩罚并不算重,其实这不过是“热身”而已,艰苦的劳动在等着我呢!58年2月份处分下来了:我被“劳动教养”;黄某及何某被“监督劳动”;褚某被降级下放边疆工作。我从此走上漫漫的“改造”之路,直到1979年才得以“改正”和摘帽。

 

 

 

 

1

  评论这张
 
阅读(238)|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