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名退休工程师,今年83岁。半生坎坷,老福尚佳。无不良嗜好,亦不喜清闲。于近年尝登博客,一泄胸怀。给平淡生活,增添不少乐趣。

网易考拉推荐

记忆碎片之二——接受“劳动教养”处分  

2011-08-17 15:32: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一天终于等到了,1958年初离春节约莫十天光景,那天下午设计院召开全院大会,宣布将几个“极右份子”送去“劳动教养”。我未参加(未当场履行逮捕手续),而是被保卫处干事叫去谈话,语气也还和缓:你被“劳教”了,未开除公职。好好改造,争取早日回来。把工作证交给我们保管。(我是第一类处分中的第二种,保留公职教养)在陪同去保卫处的途中,土建科科长王某不无得意地对我说:看你好提意见,你能斗过共产党吗?由此可见在做处分决定时,一把手对那人好恶所占的分量!

当把我和院里另外几个被宣布教养的人(有带手铐的),一齐带到冶金部地下室时已是傍晚,在那里履行“劳教”手续:核实个人“材料”,按下十指指纹。保留公职者还需先写“自愿申请教养书”(如不“自愿”则开除公职,遣送原籍)。依次履行完手续,天已黑尽了,由民警押送大家到北新桥雍和宫劳教收容所。各类罪犯都先在此集中,我们到时,他们已就寝了,由管教队长将我们分别插入本已十分拥挤的各组地铺中去,每人只能占有三四十公分的位置,那真叫个挤(可是后来还要加人呢)!我们一晚米水未进,收容所早已过了开饭时间,只好忍着,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思前想后,头脑如开锅一般,哪里还睡得着觉啊!

  第二天就开始品尝“续罪”的苦果了:每天没完没了的认罪学习,交代自己罪行;整天坐在地铺上不得随意活动,大小便必须向队长报告,获准后方可去;每日两餐八大两粗粮——每顿两窝头一碗玉米面粥,(没菜)总是饥肠辘辘。每晨的洗漱也被免去,大家蓬头垢面;与外界切断一切联系,无依无靠。离春节已近,晚上常听见外面爆竹声声,仅仅一墙之隔,“人”、“囚”两重天,怎不叫人伤心落泪?想想自己为了管点闲事,竟落得如此下场,太不值得;继而又想人应该有点正义感,我这样做并不为过;想到我对不起生养我的父母,正当回报之时,没法尽孝,使他们晚境凄苦,愧疚终身。但想到我还保留着公职呢(实际成了谎言)!尚存一丝念想。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个多月,便要将我们送到边疆“兴凯湖农场”去实施改造了。临行前一日,允许和亲属告别,和送些日用品(拒收食品)。我在北京一无亲人,便想到同乡好友褚某,试着向队长提出要求。没想到(他自身已有了问题)他真来了,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啊!他带来不少日用(必须)品,还承诺将来把我留在设计院的赘物带回南京,交给我的父母。我当时百感交集,是我连累他成了“右派”,他不计较,反而冒着风险替我办事,一时热泪盈眶,哽咽难言。这样的挚友,使我没齿难忘!次日将我们送到京郊的清河镇,在那里集中各收容所的罪犯,登上“特殊专列”,驰向千里迢迢的“北大荒”,前面等着我的会是什么呢?

 

 

 

 

1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