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名退休工程师,今年83岁。半生坎坷,老福尚佳。无不良嗜好,亦不喜清闲。于近年尝登博客,一泄胸怀。给平淡生活,增添不少乐趣。

网易考拉推荐

记忆碎片之三——押送“兴凯湖农场”  

2011-08-20 14:30: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是1958年3月末,北京的树木已有不少发芽了,汽车将我们从收容所拉到“清河毛纺厂”,各路劳教人员在此集中整顿、编组,稍作停留即上了“特殊专列”。列车车厢的窗子全部用铁丝拧死,不能开启;车门上锁;车厢两头均有二名荷枪武警看守。大家依次上车后,队长宣布纪律:只许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不许随意交换座位;不许相互交谈;不许起身活动;解手必须报告,获准后方可去(不得二人同时去)……。如有异动,手铐伺候!(途中就有犯规而被铐者,稍有抗拒立即“背铐”)因是“特别专列”,没有规定的行车时间,走走停停(要让正车),有时一停几个小时。这样慢的速度当然要四五天才能到达中转站——黑龙江省密山县(今为市)。此时个个腰酸背痛,疲惫不堪(一路上饥饿、缺觉)。

   我们在那里的临时收容所住下,等候次日送往农场的汽车,当日吃了一顿饱饭——玉米碴子芸豆干饭,而且不限量!天真地以为今后再也不会饿肚子了。第二天清晨即被押上汽车送往农场的大门——码头。汽车从大、小兴凯湖(大兴凯湖我国只占三分之一)的夹道间穿行,大地一片白茫茫,分不出哪是陆地哪是湖面。这是一处关押犯人的绝佳场所,东、南、北三面环水(河或湖),东南两面且与苏联接壤;西面汽车进来的路,便是农场对外的唯一通道!

   到达码头,住在四面积雪的马架里(即窝铺,是用树棍交叉支成人字形盖以稻草而成),里面两排地铺,中间是走道,正中置一煤炉。两个班分睡两边,每边11人,每人占寛50-60厘米(比收容所稍宽)。天气仍极寒冷,大家头里脚外地睡着,阵阵凉气从脚底往上窜 

(是日后我有严重关节炎的主因)!

次日的第一件大事便是灭虱,由于挤住在收容所30余天不能洗澡、换衣,个个身上长满了虱子,可以随手从腋下抓几个出来。这项工作是将各人衣服放在大锅内煮。这么多人,足足清理了三四天才结束。这里并非久留之地,又要将我们送到哪里去呢?  

 

  

 

 

 

 

 

 

 

 

  评论这张
 
阅读(257)|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