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名退休工程师,今年83岁。半生坎坷,老福尚佳。无不良嗜好,亦不喜清闲。于近年尝登博客,一泄胸怀。给平淡生活,增添不少乐趣。

网易考拉推荐

记忆碎片之五——建立(劳教)第六分场  

2011-08-27 14:45: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58年5月我们从“小黑河”迁到“南岗”,那里才是我们安身、“立业”之地!两处相距估计在20里路开外,这次可没有汽车运送而是各人带着自己的铺盖、用品列队徒步行走。起初还能承受,越走越感物件沉重,又不许掉队,那些其他(除右派)教养人员,年轻、体力好,东西又少的,走得蛮轻松,而老“右”们可惨了,直走得汗流浃背,气喘吁吁,“丢盔卸甲”(将书籍等重物丢弃)。

这里是荒地一块,要在此建立第六分场(以后陆续在“二道岗”建起七分场,在“小黑河”建起八分场等三个教养分场)。我们当下的任务就是盖房、开荒。首先要搭好窝铺安下身来,然后是各班分配任务,有脱坯、打草、砌墙、盖屋等等。我们班的任务是打草——到十几里外的草甸子打茅草(活也不轻要求每人每天百斤以上,总之各项工作的“定额”都教你不易承受),用以盖屋。最头痛的是蚊虫叮咬,虽然发了防蚊帽(蚊子又大又狠,白天咬你没商量),可是对于“小咬”(一种小黑虫)却不起用,它能钻进袖口、裤脚、领口、面纱里去咬人。特别是钻进头发里去,更是咬得难受、心烦!时值“大跃进”时期,一连三晚,要求白天打草,夜晚将干草背回来,每晚两趟。这么远的路,这么重的草(百斤左右),路上还需与一两个人同行,同歇脚(一旦坐下就难以站起,需两人互相拉扯)。天又黑,肚又饥,真是又急又怕!另一种“放卫星”是深翻土地,由身强的班担任,要求深挖50厘米,直把“白浆土”也翻了上来,来年都不长庄稼!(幸亏面積不大)

房子盖好后,就是开荒。首先要“清障”,就是把坡地上的灌木林除去:每两人一组,各执一把板斧,先将小灌木砍掉,大些的树就要一人抱着,一人向根部四周砍去,再合力将树拖出。此后便是“烧荒”,由拖拉机将欲烧荒地四周耕翻几圈,作为隔火道,然后几个人围着草地从上风头点火,大家手持树枝和铁锹监视火势,以防“跑荒”。此项工作结束,便开始在已耕过的“发条地”(因草根盘结,泥土不散而成条状)上点大豆,粗种粗放(不施肥仅除一次条缝中的大草),秋后竟然丰产,可见黑土地之肥沃!秋后还有一项工作叫做“小秋收”,就是到榛子林中采集榛子,每人两麻袋。开初还易完成,也有时间吃一些充饥,以后越跑越远,就不敢再歇下来“偷吃”了。来年春天土地精耕后即可种春小麦、玉米等作物,农场就是这样一步步的建成了。从此一个人民培养多年的大学生也就成了农工,一干二十几年,青春抱负付诸东流!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