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名退休工程师,今年83岁。半生坎坷,老福尚佳。无不良嗜好,亦不喜清闲。于近年尝登博客,一泄胸怀。给平淡生活,增添不少乐趣。

网易考拉推荐

记忆碎片之六——农场琐事拾零  

2011-08-30 14:49: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六分场后才算有了固定的地址,可以和家里通信了。自从我进入收容所发过一封家书以来,三个多月与家人没有联系,如今才能告知我的下落。信不许封口,由队长看过后统一发出。大约十天以后可以接到家中来信,虽然只是些家常、鼓励的话,也足以使我悲喜交集了。我们写出去的信更不能有不满情绪,也不能多谈农场情况。

过去我一直有写日记的习惯,如今“安定”下来了,便又动手写了起来。虽然每天干活累得要命,还是抽出一点宝贵的休息时间,把当天所作所为,简单记录下来,内容毫不涉及“思想”。可是就有“同类”(其他教养人员才不管这闲事呢)报告了队长,日记被没收。幸亏没有“反动言论”,只被训斥一顿,并警告不得再写。我当时也担惊不小,害怕不经意间流露过不满情绪啊!

因为我是“知识分子”,队长又认为我劳动积极肯干,能“认罪服教”,让我做了班里记工员。其实也没有啥工好记,主要的任务是领发每月各人的窝头票;(按评定的定量发)登记每天每人的用餐分配计划,即某人每顿吃多少,例如早四(4个窝头)午四晚二啦,早三午四晚稀(粥)啦等等,由我到伙房领取(打饭轮流值日),按登记数发到个人。等等的杂事。因此也能享受到干活上的一点“优待”,例如活干少了,不会受到队长严厉批评。有一月,我多领到一个人一天的“窝头票”,我也就“昧心”地“贪污”了!讨了一个小便宜。

同室另一个班,在深翻土地(洼地)时,挖出一筐泥鳅,收工后藏于宿舍里,单等队长查过房后动手解决它。不巧队长来时,泥鳅竟然发出轻微的“咕咕”声,队长疑惑地四处巡视了一番,却未发现异常,也未深究就走了。大家松了一口气,几个人赶紧七手八脚地烧煮起来,几脸盆脏兮兮、寡淡淡,腥烘烘(什么调料也没有)的炖泥鳅便做成了。我班也分享到“杯羹”,味道简直好极了!

农场每逢重大节日(国庆、春节)放假一日,农忙时两周放一天假,冬季每周放一天假,给大家一个搞卫生、洗衣服的时间。节假日只吃两顿,平时只有窝头菜汤、稀粥咸菜,每月能有一顿荤菜吃。1958年春节,我和几个难友外出散步,场外仍是冰天雪地,不经意间竟走到中苏边境(松阿察河畔),我们发觉走远了赶紧回头,到场后即被队长叫去(对方哨所来电话)训话:你们想逃跑吗?个个吓出一身冷汗!

每日要对教养份子点名、训话两次,即早上出工前及晚上收工后各一次。干得不好的就要挨训!如果发现少员,立即报告场部出动马队抓捕。教养农场虽无有形的墙,但那无形的“墙”也是难以逾越的:据说有夏天逃跑的,即便侥幸暂未被抓到,也会陷入湿地的泥淖中而被捉;冬天大地一片白茫茫,老远就可看到逃犯的身影而被马队捉回。即便冬天逃越界河(封冻)进入苏联,中苏关系”好”时,被对方抓着送回来,立即判刑。——以后双方关系恶化就不送回了,也许这就是不久要将“右派”撤到关内去的主要原因吧!

 

 

 

 

 

  

 

 

  

 

 

 

1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