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名退休工程师,今年83岁。半生坎坷,老福尚佳。无不良嗜好,亦不喜清闲。于近年尝登博客,一泄胸怀。给平淡生活,增添不少乐趣。

网易考拉推荐

记忆碎片之九——“右派”进了“学习班”  

2011-09-10 14:58: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怀着沮丧的心情去“园艺队”报到,这一天同时有好几个“右派”解教,我们并未编入原来的班组,而是队长指派临时小组长。每天队长直接布置生产任务。工作比教养时轻些,管的也较松,一般都没有过多的指摘。这些使人感到与在“大院”里的不同;但仍需清点人数,不得随意离队,这又让人感到此“职工”非彼职工也!大约半个月后的一天,我们被告知到“学习班”报到。这里集中了各处来的解教右派,每天下午学习两小时(主要是读报),工作自然也轻松不少;队长比较有文化,管理也“人性化”些。我们并不知道来这里将会怎么样,但听得先来的说,是让我们学习后好回归社会,即要将“右派”一风吹,统统摘帽。大家都是很兴奋的,行动上也活跃起来,经常有人放声歌唱;“精神会餐”盛行。这也勾起了人们的生理需求——想方设法弄吃的。无“外援”的人唯一可行的办法便是找“野食”(当时有钱也买不到东西)。经常容易得到的食物是青蛙、菜花蛇。我能熟练地提起蛇尾一抖,蛇便酥软了,吊起蛇头用破瓷片划开颈部即可完整地将皮剥去,用别人遗弃的的空罐头盒烧煮。有一次逮到一条母蛇,一肚子的蛋,一时吃不了就用盐水泡起来慢慢吃,也不管脏不脏,会不会中毒生病!

“学习班”是个临时单位:住在场部一个大会议室里,百十号人席地共卧一屋;队长是临时抽调来的;没有固定的生产责任区。这一切显示着它不可能长久办下去。头个把月天天有学习,以后逐渐减少以至于停学,也不见有任何“动静”,大家的心也跟着凉下来。于是又有小道消息说是刘少奇不让解决右派问题,我们也很相信这种说法。果然不久“学习班”就解散了(前后办了不足两个月的时间),它的兴办和解散是与当时的阶级斗争形势有关,这从后来“四清”运动形势的剧变中,可见一斑。其后我们一批人又来到“北砖窑”。

这里原是劳改农场的“老残队”所在地,(地处农场边缘与老乡相邻,可以看到他们的劳作情况),关押的都是老弱病残,看管较松,没有高墙电网,只有土围子,干活较轻,田块就在附近。当然等待他们的多半是死亡!所以这里又是犯人葬身之处,场外一片密密麻麻的坟莹一眼望不到头,有的坟前还有块木牌,久远的只是荒丘一抔!也不知道“三年自然灾害”里死了多少冤魂。——自己庆幸没有成为这里的孤魂野鬼!我们来到这里,没有了警卫,但每天仍须点名查数。队长姓密,人较温和,人称“密老官”,另一副队长姓宫,比较凶狠,则被叫作“大公鸡”。我们的工作内容,与在“三分场”相比并无太大的区别,各种工序都要干,也有相应的定额。只是我们成了职工,有正式工资收入,干的好坏,会影响收入,须知吃饭是要花钱的,况且真要干少了,队长还是要干预的,也会受到一定的惩罚,究竟我们还是受“管制”的职工啊。但我们在休息日可以到老乡的村子里买到红薯一类的食物来补充营养,并不会受到管制,这与未解教前是大不相同的了!这里也非我们最终安置处,,只呆了一年多,1963年冬天过去,我们又“搬家”了。

 

 

 

 

 

 

 

  评论这张
 
阅读(251)|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