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名退休工程师,今年83岁。半生坎坷,老福尚佳。无不良嗜好,亦不喜清闲。于近年尝登博客,一泄胸怀。给平淡生活,增添不少乐趣。

网易考拉推荐

记忆碎片之十一——遣送回原籍  

2011-09-23 15:19: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职工分场的人员也是变动的,不时有“新”的补充,也有陆续被遣送回原籍的,其中也有右派。当时我非常羡慕他们。但”文革“开始后就停止了遣送,听说“外面”对改造过的人斗得很凶,便又庆幸自己在“避风港”里的“安然无事”了。我们在“里面”也要学习只要下雨不出工,就要进行读报和“语录”的学习,也是人手一册“红宝书”。我还买了“毛主席诗词选”阅读,能背诵不少诗词呢!有一次学习,天气很闷热,雨停后大家移到室外树荫下继续,因为地湿我不经意间,随手将语录垫坐于臀下,待察觉改正却已为时晚矣,有人(还是右派)及时报告了队长,说我侮辱伟大领袖毛主席。这下犯了大错,队长立即组织几个班对我进行批斗,使我受惊不小。所幸我平时劳动积极,队长对我印象尚好,并未对我械具相加。会上一般人限于文化水平,也提不出什么尖锐问题,只有那个检举人除大批而外,又说我有收音机在清晨时偷听敌台(美国之音),但却无第二个人证,况且单管收音机能收到敌台,也无人相信,更关键的是主持大会的人与我平日相处不错,没有“深挖、痛批”,在我几次检讨后,未再深究,使我幸运地逃过一劫!事后有“团河”来的小青年说我运气好,他说那边对犯错误的人,常是械具侍候,还谈了多种刑具,是我闻所未闻的。除了这次受惊吓外我还遭受了一次很大的困局,当时一个班的班长、记工员分住通炕的两头,安置了小柜放东西。我的饭菜票(职工分场是食堂制,饭菜任意卖)就放在柜里,有一个月刚过月半,我的饭菜票即被全部偷光。菜票丢了事小,饭票是包含“定量”的,丢了就得饿肚子,幸亏平日略有节余,再向别人借一些,才渡过难关。我也“认定”是某某(班长)干的,但无证据,即便报告队长也解决不了问题,反而于己不利,只好自吞苦果。

1969年11月中间,队长召集大家开会,宣布一批人将被遣送回原籍(那些定期三年解教的不在内)。理由是美苏联手对付中国,局势紧张,需要“备战、备荒,疏散人口”。显然此理站不住脚,我们已在农村何须疏散?我想这是农场在甩“包袱”吧!心中还高兴可以脱离苦海了。不久这批人就登上了南下的“专节”,即在普通列车后面加挂两节车厢。虽然车厢窗子没有铰死,车门也未上锁,但两头仍有便衣看守,不得走出车厢购物。有一次停车,大家下去活动活动身子,丁某人(右派)是学地质的,看见道渣中有他喜爱的石头,便捡了几块装入袋中,被队长发现,立即将他拷了起来,说他“图谋不轨”。大家刹时没了欢笑声,意识到我们还“必须老老实实,不许乱说乱动”,我门还是“准犯人”!火车次日抵达南京车站,卸掉一节车厢后继续东行。卸下的都是江苏安徽藉的,我们被送到下关郊外的一个收容站里暂“押”,不准外出听候安排。从次日起就陆续有人被分送到各处去,等到第四天,人差不多走光了才通知我回父母家,并要求立即到所在地的派出所登记(安排得好细致)。心中暗喜我可回到城市了!但到派出所报到时,即被浇了一盆冷水:你的户口只是暂时安下,等候“下放”通知,不得随意乱跑!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