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名退休工程师,今年83岁。半生坎坷,老福尚佳。无不良嗜好,亦不喜清闲。于近年尝登博客,一泄胸怀。给平淡生活,增添不少乐趣。

网易考拉推荐

记忆碎片之七——撤到“清河农场”继续“劳教”  

2011-09-02 15:45: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0年春天,因我表现较好(干活肯出力),又有专业技术,被场部调去搞农田水利建设,做工程测量工作。离开队里,相对“自由”一些,没人在一旁监督,很是“快活”了一阵子。但农忙时仍又回队参加春耕生产,做些地边“找零”工作,如挖地角(机器耕不到的地方)、补种等。农场种的是旱田,作业比较单纯,大面积的耕作、播种、收割,都由机器完成,我们的工作就是中耕除草、打药施肥以及秋后的积肥(把铲除的草皮掺和泥土堆积起来浇水糊泥封闭)、“小秋收”(采榛子及砍集冬天烧炕的柴草),蚊子、小咬的干扰,着实头痛,教人防不胜防。

那年秋天,开始受到“三年自然灾害”(农场并无歉收迹象)的影响,主食中起初掺豆饼,以后又“瓜菜代”,并由干变稀了。我们就更加肚饥,大家以为这只是这里的特殊情况呢!也就是此时,中苏交恶已公开化,听说我们设计院一个俄语翻译,成功地逃往苏联而未被送回来。——我们虽然经常编班(两三个月就会调整一次),目的也许是不让大家“熟悉”起来(这反而多认识了人),但是一些“敏感”消息还是会“不胫而走”。处于安全考虑,上面决定将“右派”份子全部撤到关内去。去哪里?成为我们关心的话题,有从“清河农场”调过来的说,那边也属北京公安五处管,很可能会把我们调过去。还谈到那里的生活如何如何,似乎比此地好,没有“瓜菜代”(其实他过来得早,并不知现况)。我们暗自盼望着:真能撤到那里去就好了!

秋收后,各分场的“右派”果然被集中起来,在“码头”统一编班,用汽车把我们直接送往密山火车站,登上去关内的“特殊专列”火车。在这前一天一批其他类型的劳教人员,正是由这趟“特专”运到密山收容站——实行“对调”的。火车又是几天几夜把我们拉到“京山线”上的“茶淀”站(属天津宁河县),再由汽车分送到“三分场”安下。这里以前只关押劳改犯,我们又是第一批在此改造的教养份子。两类犯人同处一个大院(中间有墙隔离),住同一种(窑洞式)监舍。每室一个班.。少不得又要重新编班,指定班长。队长说我干过记工员,叫我继续干。

这是一处建设时间较长的劳改场所,关押措施完善:四周高墙电网,警卫日夜站岗、巡逻,场内禁闭室、械具齐全。劳教人员出入场门也要先站队报数,一面清点一面鱼贯而入,与劳改犯无异(只是干活时没有武警监视)。每天我们先于他们出场门,晚于他们收工,从这一角度看教养份子的劳动强度并不比劳改犯轻。大家同吃一个大伙房的饭,吃同样的定量。对不守监规的,一样关禁闭、上铐子,比“六分场”的管理严格。我们一去就干农田水利冬修——新挖一条排水支渠,土方量很大,每班只分得十几米长的一段作业,因为我“瞎指挥”,未按队长吩咐先挖一条小沟排水,使得老长一段工作面积水,影响整体进度,被队长训斥后,撤换掉记工员。

起初每天还能吃到纯粮窝头,以后逐渐掺豆饼、瓜菜代、……以至于不见一粒粮,我的体力迅速下降,莫说重活干不了,就连拾稻穗这类轻活也很吃力,终于走路的力气都没有,成了(不能干活的)“病号”!当时吃的是用不知名的粗纤维(有说是老玉米根)熬成的“粥”,毫无营养,每顿要喝一脸盆,肚子撑得老大,不到点就饿。我的小腿开始浮肿,由“一度”而“二度”,虚弱到一步宽的小沟都迈不过去,上炕得“爬”!这时北京、天津一带的可由家人申请“保外就医”,或于“接见”时送些食物补充,他们的情况就要稍好一些。如我这样的没有“外援”的,死亡的不在少数。他们一般是体力很棒的(三级工)和体力很差的(一级工)人。回家的也有人死亡,我的一个邻铺陈某,回家不久就死了。我能活着确是不幸中之大幸!.

 

  评论这张
 
阅读(230)|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