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名退休工程师,今年83岁。半生坎坷,老福尚佳。无不良嗜好,亦不喜清闲。于近年尝登博客,一泄胸怀。给平淡生活,增添不少乐趣。

网易考拉推荐

记忆碎片之十二——全家下放苏北农村  

2011-09-25 15:12: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虽然在登记户口时,派出所民警告诫我不得远行,以便随时听候下放通知,但我还是利用这一难得的“自由”时段去会见我的亲朋。先是看望住在城里的小弟(南汽工人),再去市郊看望二弟(后来也下放苏北),又到仪征乡间看望三弟(下放在农中教书,后回南京建工学院任教)。看看一时尚无动静,便又跋涉到巢县(今巢湖市)山区里看望我的干妈,他老人家曾经做过我家的保姆,与我母亲年纪只差一岁,我三岁时来我家共呆了15年,和我感情最深。我被劳教后,她一直关怀我的处境,在三年困难时期,曾将省吃俭用攒积下来的粮食,托人换成粮票,买糕点寄给我(邮局拒收)。她是文盲,不时从安徽乡下奔波到南京我父母家打听我的消息,可以想象该是吃了多少幸苦!总之我在这难得的个把月内跑遍了亲朋家。

1970年一月中旬,也是离春节不远的日子,我们一家被通知下放到苏北沭阳县向阳公社。真是“晴天霹雳”大出所料,竟然因为我是劳动力就要把父母带下乡去!原来将我的户口暂时安在父母家而不直接将我下放,是早已安排好了的啊。我的父亲是“历史反革命”,曾经劳改过,家庭属于“黑五类”。当时许世友提出“净化”城市,要把政治上有问题的家庭,统统扫到农村去。——难道农村就不要“净化”了?但父母均已年过六旬,丧失劳动力,母亲又是退休小教,本无理由下放,我这一到,便“符合条件”,于是就“一锅端”了。通知要求尽快做好准备,买好二月份的口粮和煤基,带下乡去。我们去的主要交通工具是船,在“下关”码头乘机帆船顺江而下,从扬州六圩进入大运河,再从淮阴沿苏北水网到达沭阳,再由汽车把我们送到向阳公社。

公社(今恢复龙庙乡原名)将我们分到朱庄大队刘庄生产队落户,——先住在队里的仓库里,然后在两户农家间的隙地盖了两间土墙草屋。这里农民生活极为贫困,每日只吃两顿饭,却要出三次工。见我家带来了大米煤基极为羡慕。又得知我母亲每月还有37.5元的退休金,更认为我们很“富有”,不时地队长以队里的名义向我们借钱,他们那里知道,若无母亲这两个钱,我们怎么生活呢?下放户配给的半年粮食定量是要钱买的啊!但为了安宁,也不得不应付一点。

生活的清苦,劳作的受累都还是可以承受的,使人寝食难安的是不时要受到“冲击”。时值“文化大革命”中期,大队里时常开批斗会,每次开会都要把父亲拉去“陪斗”,打“死老虎”。(可能因为父亲做了“挡箭牌”我才幸免于挨斗)他的身体很差,“劳改”时就是“保外就医”回来的。他有严重的哮喘病,不能劳动,队长就叫他“看场”,虽然活不重,但从早到晚不能离开,对他来说已经够劳累的了,加上“陪斗”受气,不久就病倒了,约有半年卧床不起,终于在1972年3月初去世。——他才67岁,下放才一年的光景!他的死使我悲痛不已,若不是因为我连累他们下放,何至于吃这份苦,受这份罪,以致命丧黄泉?我真是罪孽深重!

 

 

 

 

 

 

 

  评论这张
 
阅读(627)|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